变态表姐虐待我   强暴强奸   
我站在浴缸中,让莲蓬头喷出的水从我头上淋下来,我的脸已湿,水不断的从我下巴滴落,却分不清楚到底是泪还是水。

  眼前似乎还一直浮现昨晚那个令人气结的情景……

     ***    ***    ***    ***

  「志祥收到一定很高兴……」我拿著费尽三个星期织好的围巾,心想著等一下他一个惊喜,毕竟今天是他的生日(淫色淫www.wo688.COM)。

  我与志祥学长成为男女朋友已经半年了。就在两个星期前,我与他偷偷的在旅馆献出了第一次之後,就陷入了甜蜜的热恋中。这时感觉到,我的身体与心跟学长是一体的。想到就觉得心里甜蜜蜜的。

  不知不觉,就走到他的宿舍门口,等了很久,终於在远处看到了学长的身影。
  正想跑过去叫他的时候,却发现学长身边有个女生。

  我仔细一看,那女生不就是阿琪吗?怎么会跟我男朋友走在一起呢?

  正当我觉得奇怪的时候,却看到男朋友跟阿琪两个人停了下来,而且开始在昏暗的路灯下面对面抱著。志祥两手还不断隔著迷你短裙的摸著阿琪屁股,而阿琪也两手搭上了志祥的背。两个男女就这样有如野兽一般的猛亲吻。

  我看到这个景象,脑门有如被打了一闷棍。手一松装著围巾的提袋落到了地上。两眼瞪大,发呆的站在那里看著他们的激情的动作,不知道如何是好。
  过了一分钟,他们才转身,并发现到了离他们一百五十公尺的我。他们吓了一跳,两眼惊恐的看著我,好像做错事被抓到一样。

  「幼婷……你……你都看见了吗?」学长问我。

  我没有回答,这时只觉得两眼不由得模糊了起来,街灯的光芒随著我的眼泪而流动著。

  「如你所见的,我已经喜欢上了阿琪了。对不起。」学长又说了一句过来。
  而我已经听不下去,连忙掩著脸,像逃难一样跑走了。

     ***    ***    ***    ***

  哗啦哗啦的水声,掩盖住我哽咽的哭声,而任由喷到我身上的水一条一条的滑落。我摸著自己的乳房,怎么看我的身材比阿琪好,脸蛋也长得比阿琪漂亮,皮肤更是水水嫩嫩的。为什么?为什么学长反而喜欢上阿琪呢?

  我恨,我恨不得有任何的方法可以让学长回心转意,但是,我此时感觉到一股无力感。因为我知道,我无能为力。

  学长平时就很有女人缘,也常常跟一些学妹们打闹。就在最近这几个月,就觉得他有些冷淡,原本以为是有什么困难,没想到竟然是劈腿劈到当场被我发现。
  学长之前还装做一副没事的样子,原来已经偷偷的跟阿琪搭上了,却把我当成笨蛋一样的瞒在谷底。这个烂人!

  我关上了连篷头,慢慢的把身体擦乾,心情也平复了许多。从小我就是一个好强的女孩子,什么事都不肯认输,而却在此时尝到了失败的滋味,这滋味,真的是很痛苦。

  正当我换好衣服时,却发现之前要洗的脏衣服并没有在洗衣篮内。难道,是那个表弟偷的吗?我蹑手蹑脚的走进表弟的房间,却发现这个表弟拿著我的高中制服在那边闻著味道。

  可恶呀!这个死表弟!在老娘心情特别不好的时候搞这种变态的事。

  「你在干()什么?」我连忙大声的喝住他。

  表弟听到了我的声音,吓得两手拿著我的制服,一动也不敢动。「表……表……表姊……」

  我这个表弟,正在读国中一年级,长得一副娃娃脸的样子,说实在的,若不是穿男生的衣服,还真的会以为他是女的。没想到,看似害羞老实的他,竟然做这种变态事。

  「你拿我的制服做什么呀?」我走近一步,瞪著他。

  「我……我……」

  「没想到你这么变态,拿我的衣服闻来闻去的。」

  此时,这个表弟被我吓得发起抖来了。唉……真没有男人的气魄。

  「我去跟你妈说,叫她来看她的儿子的变态行为。」

  「表姊,不要……」表弟突然冲过来抓住我。「求求你不要。」他整个脸色苍白,却紧紧的拉著我的手不放。

  「不要?看你一副吓得脸色发白的样子。」我看著表弟,觉得又好气又好笑,心里突然想到个点子来发泄一下。我心里的恶魔偷偷的笑了一下。

  「表弟呀!你是不是刚刚有偷看我洗澡呀?」我甩开他的手。

  「没……没有,人家只是拿衣服而已。」

  呃?人家?喂……一个男人说话怎么这副德性。「拿我的衣服想做什么?拿来自慰是吧?」

  「……」表弟低头不敢说话。

  「好吧!我可以不去跟你妈告状,不过……我还是得惩罚你一下。你愿意让我惩罚吗?」我说完,便看著他怎么回答。

  「只……只要不跟我妈讲,怎样都可以。求求你了。」表弟小声的回答。
  「好……你。把。衣。服。脱。掉。吧!」我一字一字的说。

  「什么?」表弟似乎不相信听到的话,抬起头两眼睁得大大的。

  「没听到我说吗?把衣服脱掉!」我又重覆一次。

  「姊……你想……想干()什么?」

  「别想歪了,我是让你体会一下女生的心情,叫你知道要尊重女性。」我一副严肃的表情。「所以,叫你脱掉衣服,然後换上女生的衣服,知道吗?把衣服脱了,换上这一件制服。」我指著他偷偷拿走的制服。

  「是……」表弟虽然应了答,却扭扭捏捏的一直不动手。

  「还不快点!你想什么?」

  「姊……你在旁边看著,我不好意思。」

  「男生有什么不敢脱的!哼……你倒是敢偷拿我的制服。」

  表弟听了我的话,只好怯生生的脱下了他的上衣。说实在的,这个表弟瘦归瘦,倒是还满有料的。大概是他常常打球的关系,还可以看到他胸肌有模有样的。肚子上也隐隐约约的看到六块腹肌。才国中一年级,身材就已经有点规模了。
  只是,他脱掉剩下一件深蓝色内裤,就怎么样也不肯脱了。

  好呀!这小鬼穿的内裤,倒是市面上所说的子弹内裤,紧紧的包住的感觉,看起来似乎还比那个该死的学长来得大包一点。

  「怎么了?你也会害羞呀!」我冷冷的说。「那你偷拿我的衣服就不会害羞吗?把你的内裤脱掉吧!还是要我帮你脱呢?」

  表弟听了我的话,只得红著脸把内裤给拉了下来。顿时他两股间的那根东西,就弹了出来。这个小子原来兴奋起来了呀!

  这小子的阴毛长得并不多,细细卷卷的遍布在小腹以下的那个三角地带,而他这种娃娃脸的型与下身那个怒张的小小表弟,实在是一点也不相称。我望著那个不断的上下点著头的小鸡鸡,慢慢的里面的红色龟头从包皮处露了出来,原本略为下垂的角度,此时却昂起了头,成为仰角十五度的状态。

  哼……臭男人就是这样,动不动就兴奋起来。看样子,他跟学长也是同样的坏。

  「好了!换上这件制服吧!」我指著旁边被他偷拿走的制服。「别忘了,换上这件内裤,还有胸罩。」说完便把我的旧内衣丢到他脸上。

  他接下了内衣,便开始穿了起来。他拿著我的内裤,就两脚套了下去。
  「笨蛋!穿反了,前後搞清楚。」我对著急急忙忙的表弟,笑著说。

  「喔……」他应了一声,才把内裤转了过来,重新把两脚套了进去,并把内裤往上一拉,之後内裤便紧紧的包住他的小屁股。我的三角内裤在他身上前面一团东西鼓起来看起来很可笑。

  穿好了内裤,他便开始试著把胸罩穿上去。

  「咦?」表弟对胸罩的扣子并不习惯,两手在背後弄了很多次才把扣子给扣了上去。他长得并不高,所以身材略瘦的他可以穿得上了我的胸罩,只是穿上之後因为胸罩里面并没有东西因此而扁扁的样子。

  他套上了我的白色制服,以及深蓝折裙,两手整理了一下,这时一个穿著女生高中制服的平头小子就诡异地站在我面前。

  「很合身嘛!」我与表弟身高差不多,所以制服也就刚刚好可以穿得下。不过,唉……男生穿女生的衣服,就是觉得很诡异。我掩嘴偷笑著。只见表弟呆呆的站在那边,脸红红的低著头。

  「你跟我过来一下。」我招了招手,表弟只好跟著我走到我房间。

  「坐下。」我指著梳妆台前的椅子,而他也就乖乖的坐下了。

  我拿起以前好玩而买的假发。「不要动!」说完便往他头上戴了上去,并帮他调整一下角度。说真的,很神奇的,就变成一个可爱的女孩样了。

  「哈哈哈……」我指著镜子里面的表弟,「让你当男生真的是太浪费了。你这个样子一定会有很多男生来追的。」

  表弟也很惊讶的两眼盯著镜子看,里面一个长发披肩的女学生的样子,真的是有著难以言喻的感觉。

  「来,坐好喔!我帮你化个妆。」

  以表弟的娃娃脸来说,不适合化浓妆,所以我只是给他化个淡妆,没想到就这样轻轻淡淡的补上眼影与腮红,就出现了一个美女了。真让人忌妒呀!明明是个男生,竟然可以比女生还漂亮,这你说该不该惩罚呢?

  就在表弟看著镜子的美女,呆呆的样子就像是一个天真的小公主的时候,我说。「我们出门去逛逛吧!」

  「姊……」表弟听了我这话,吓得结巴了起来。「这……不……不太好吧?」
  「怎么了?你怕吗?你这样子有什么人能认出来呢?怕什么?」我说完便拉著表弟出了门。

  而表弟也只好被我强拉著,走出了门口。只是穿著我的鞋子的他似乎不太习惯,走起路来不太顺。

  没想到,一出门口就遇到隔壁的王太太。

  「幼婷呀!你要出去呀?」

  「是呀!我们要去西门町看电影。」我笑著对王太太说。

  「那,这位是谁呀?你同学吗?长得这么标致,很可爱呀!」王太太向著表弟打量著。「总觉你得好面熟呀!之前是不是常来呀?」

  王太太歪著头想著,又盯著表弟看。表弟害怕被认出来,直吓得转了过头去。我心里直笑,却只能一副不动声色的样子,唉……憋笑真的是很痛苦的呀!
  「王太太,您一定是认错了,今天是我同学文妮第一次来呢!时间不早了。王太太,我们先走了。」我怕久了会被认出来,连忙紧拉著表弟走了。

     ***    ***    ***    ***

  表弟站在公车站牌前,两手不断的搓著深蓝色的折裙,低著头不发一语。两只脚紧紧的并在一起,微微地抖著。

  「怎么了?不习惯吗?」我在他耳朵旁边小声说。

  「姊……总觉得一吹风就感觉屁股凉凉的……」他小声的说。

  「所以我才要让你感觉一下,当女生的不方便。这样你才学得会尊重女生,你说是吧?」我笑著说。

  正当我跟表弟说悄悄话时,来了三个我们那个中学的学生。他们原本有说有闹地,走进了之後,看到我与表弟两人,便静了下来。

  我与表弟念的是一所完全中学,也就是国中与高中合在一起的中学,虽然是同一所,不过国中部与高中部的制服是不一样的,又有绣在衣服上的编号,所以可以判断他们是与表弟同年级的学生。

  三个学生看到了表弟,便开始窃窃私语。过了几分钟,两个学生便把一个学生推了出去,而那个被推出去的学生一副不好意思地走了过来。

  「学……学姊,请……请问我可以认识你吗?我想跟你交……交个朋友。」那个国三的学弟竟然绕过我,对著著女装的表弟结结巴巴的告白了起来。

  我在旁边听到,差点笑了出来。只见表弟支支吾吾地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连忙退到我身後去。

  「你这小子,想做什么呢?」我对著那国三的小男生,一副凶脸样。当然这也是因为,他竟然眼瞎,真正的大美女在这里没看到,反而跑去对我的表弟搭讪。

  「学……学姊,没……没什么……」那想搭讪的学弟,反而被我吓得退了两三步,连忙跑回他的朋友身边。

  表弟舒了一口气,在我身边小声的说,「他们是我同学,好险没有被认出来。」

  「啥?」我惊讶了一下,「你们同学喜欢向高中部的学姊搭讪吗?最近的小男生怎么这么早熟呀?给我说说他们的名字吧!」

  「那个胖胖的是王大山,背著吉它的是杨东城……」表弟说到一半,公车就来了。而我连忙也拉著表弟上了公车。

     ***    ***    ***    ***

  公车上的人很多,大家都深怕挤不上而争先恐後的。公车司机大声喊著:「请往车後面走。」自然,我与表弟都随著人潮而挤到了车厢中间。

  公车中似乎空调不太够力,虽然听到呼呼呼地出风口的声音,却还是充满著汗味。又因为路上施工的关系,交通阻塞而比平常更多人。

  过了几分钟,又到了下一站,公车又挤进了一些人,原本稍嫌拥挤的公车,此时更挤了。有不少人身体被迫而贴在一起,而我也被挤离开表弟旁边。

  突然,我注意到,表弟的神色有点怪怪的,身体也往我这边挤过来。仔细一看,原来是有只手从表弟身後摸著表弟的胸部。表弟不断的用右手想把那咸猪手拨开,转身想要躲开,可是那只手又不断的转方向硬是伸过去。

  我慢慢的转头,想看那毛手毛脚的仁兄到底是何方神圣。咦?看起来还人模人样的,穿得西装毕挺,戴著金边眼镜,头发梳得整整齐齐,还提著公事包,一副就是安分守矩的上班族。怎么也想不到,竟然会趁著这时机,做这种无耻的举动?

  此时,色狼的手已经整个贴在表弟的屁股上,不断的搓揉著,连带著表弟身上的深蓝色学生折裙也跟著往上掀。

  表弟不断的扭动著想躲开色狼的手,也伸手想要把那个禄山之爪给拨开,可是那色狼硬是不肯罢手,不断的进攻,反而抓住表弟的手,用另一只手抓表弟的屁股,还把裙子给往上一掀,便进去摸表弟的小内裤了。

  表弟硬是甩开色狼的右手,连忙把裙子往下拉。而色狼反而又抓住表弟的手,又把裙子往上拉,并且伸手进去表弟的屁股中间的缝。

  「啊……」表弟张嘴想呼救,叫了一半却又停止。这时我才想到,他一定是知道自己男扮女装,要是出了事很难解释的。

  看著表弟,似乎他迟疑了一下,反而让色狼更深入的把他的内裤往下拉。此时色狼的力气更大了,任凭表弟怎么弄,那手就是愈伸愈进去。

  突然,色狼的脸色变了,似乎被电到一样的连忙缩手回去。表弟也就趁这个时候把内裤拉上来,并且把裙子调整好。而色狼好像遇到鬼一样的表情,连忙往车门硬是冲挤过去,并且就在下一站公车停好之後就逃也似地下去了。

  「哈哈哈……」这时我才放声笑了起来,心里还回想著,那色狼摸到表弟那话儿的表情,真的是非常的过瘾呀!

  色狼下车之後,虽然有一批人也跟著下去,但是这一站仍然还是很多人上了车,不过表弟就趁这个时间,换个站立的位置到了我旁边了。

  「刚刚被吃豆腐的感觉怎么样呀!」我在表弟耳朵旁边小声的说。

  表弟被我的话吓了一跳。「姊……你都看到了呀?」

  「是呀!感觉怎么样?」

  「好恶心呀!」表弟一脸快哭的样子。

  「你现在知道了女生的心情了吧!以後还敢偷我的衣服吗?」

  「不敢了,不敢了。」表弟向我求饶。

  正在我得意的想取笑表弟时,却看到他前面的裙子凸起了一块。

  「这是?」我心想,该不会是勃起了吧!这小鬼竟然兴奋起来了?我伸手摸去,但表弟却住後退了一下。

  「喂……你这样会被看出来的,那有女生前面会有凸一块的?」

  「姊……可是我没办法呀!」

  「真是的,你不要动!」我伸手到他的裙下,握住了它。突发奇想,只要让它射出来,应该就会软下来了。於是便用手搓揉起来,说真的,那还真的是硬梆梆呀!

  「啊……」表弟竟然叫了出来。

  「喂……小声点!」我一边说著,一边更是加速了搓揉的动作,这时感觉到它里面的血管一跳一跳地,反而愈来愈硬了。

  前面坐著一个老婆婆,本来睡得很沈,却打个哈欠转身了一下。被我握住的表弟,怕被那个老婆婆看到,连忙转了一下身子。

  「怕什么!」我硬用右手握住它不放,左手把我的小包包给拿过来遮住,便又开始不断的搓揉。表弟被我弄得有点恍惚,两手拉著拉环,不断小小的颤抖著。
  终於,一股热呼呼的液体喷了出来。「唔……」表弟也小声的叫出来。我连忙用手心接住龟头射出来的液体,不让它流出来。

  等表弟射完了,我便把手从他的裙下拿出来。「整理好你的裤子!」说完便拿了我的手帕把手擦乾,然後把手帕包了一包像馄饨的样子,拿到了表弟的面前晃了晃。

  「看来你今天的量还真多。」

  「姊……」表弟抗议。

  「拿著,自己的东西自己收好。」我把「馄饨」交到他手上。结果他就这样乖乖的拿著不知如何是好。

  公车终於到站了,到了我的学校。表弟也只好跟著我下了车,往校园走去。
     ***    ***    ***    ***

  完全中学的好处,就是社团很活跃,一方面国中部大多都可以升上高中部,不必考虑升学的关系;另一方面,可以玩社团的年级增多了,社团的人数也会比较多。

  而在这个星期六的时候,学校并没有上课完全是社团的时间。我拉著表弟,往学校的暗处走,到了一个角落,便从包包里面掏出一个窃听器来。

  「表弟,现在我要给你一个任务,你要发挥100%男人的兽性出来!」我一边说著,一边把窃听器给贴在他身上。

  「姊……是什么事呀!」

  「我要你去强奸一个人,诺……这是我弄到的FM2已经磨成粉了。你去茶道社,说你想参加茶道社。这样茶道社社长就会教你怎么样泡茶,你就趁这个时候把药放在茶里面,等她睡著之後,强奸她。」我把一个药包交给表弟。

  「姊……我不敢啦!」

  「有什么好不敢的!你要知道,那个社长是坏女人,她抢走你表姊的男朋友,要教训她,让她以後不敢抢别人男朋友!知道吗?」我气忿的说。「而且,你做这件事之後,我就会原谅你,不会跟你妈说你偷我的衣服。」

  「好……好吧!」表弟看到我这么激动的样子,不由得答应了。

  表弟并未变声,所以说话还是很细的样子,应该不会被阿琪发现他是男的。如果顺利的话,我就可以拍到阿琪被强奸的画面,这样应该就可以以此胁迫她离开学长。

  就这样,表弟也顺利的进入了茶道社的社团办公室,而刚成立的茶道社并没有很多社员,除了阿琪与我之外,就剩下一个不会来办公室的挂人头的幽灵社员了。所以,阿琪看到表弟愿意加入茶道社,很高兴也很热心的在铺著??米的社团办公室教起泡茶来了。

  而我就在旁边的树丛中,拿著DV等待好画面。

  终於,阿琪咕咚一声,倒了下去。我心里暗叫,「YES!哈哈哈哈……阿琪你完蛋了啦!看我表弟怎么样迷奸你!」

  然而,正在我高兴事情要成功时,却见到表弟也咕咚一声睡倒了。

  喂……怎么回事,这个笨表弟,要给别人下药连自己下药吗?

  正当我不知道表弟睡著要怎么办时,却看到一个男生走了进来。啊?那不就是志祥学长吗?

  志祥学长悄悄的开了门,进了社团办公室,看到了倒在??米上的阿琪,心里得意地说。「阿琪呀!你知道我为了上你,甚至还跟幼婷这个骚货分手,结果你硬是不肯让我上。这下子,我总算可以干()你一顿了。我还费尽心思,弄到这么多的药,才有办法混在茶粉中呀!这可是花了我四千元哩!」

  什么?原来我在学长的眼中是个骚货,正想要生气的时候。那学长转头看到了表弟。「怎么有个美女躺在这里呢?看来我今天真的是赚到了,一石二鸟呀!」
  「趁这个时候,也把这个学妹给上了吧!」学长自言自语的,放过了阿琪便走到表弟身边来。

  「这小妹妹还真够美的,皮肤好细呀!阿琪实在没得比!应该是新来的社员吧?」学长一边称赞著表弟,一边摸著表弟的脸。说真的,表弟睡著时还真是很可爱的。一醒来就觉得他很讨厌就是了。

  学长连忙脱著表弟的上衣,并把他的胸罩给解了开来。

  「可惜,胸部太小了,跟男生一样。」学长看到表弟那粉红色的小乳头,副很失望的样子。「不过,这么好的机会,不吃白不吃。」

  我连忙拿好DV,拍著学长强奸「表弟」的画面。一边也录著窃听器收到的声音。

  正当学长把表弟的上衣给脱掉时,便接著拉下表弟的折裙,於是表弟全身就只剩下一件小三角裤了。

  「咦?这内裤里面,怎么感觉鼓鼓的?」学长觉得奇怪,把内裤给拉了下来。
  一秒,二秒,三秒……学长拉下内裤之後,便呆呆地看著表弟的肉棒三秒之後,才吓了一跳退了几步。

  这时我才大叫。「强奸呀!强奸呀!」一边叫著一边拿著棍子守在门口。
  学长听到我的大叫,连滚带爬地跑出了门,而我就在门口拿著棍子从他後脑给打了下去。「碰」地一声,学长就倒在门口了。

  虽然我叫的声音很大声,但是社团办公室地处偏僻,却什么人也没有过来。
  我只好拿著绳子,把学长从头到脚扎扎实实给绑成了木乃伊。

  我把两手的灰给拍乾净,便走进去,想把表弟给叫醒。

  「喂……起床了!」我摇著表弟,但表弟却怎么样也叫不醒。

  「这个死表弟!」我心里一烦,蹲跨在他身上,便啪啪啪地打了他几巴掌,捏了他几下,这时他才慢慢的醒过来。

  「妈……我还想睡啦!」妈?喂……我可没这么老。这时我把表弟的两个脸颊给捏了起来。

  「给我醒过来!」我在他耳朵旁边大叫,这时他才完全醒过来。

  「表……表姊?」他发现自己没穿衣服,一脸尴尬。

  「你还不快起来!」我正说到一半时,发现短裙里面有个东西顶到我的内裤。「啊……你这个色鬼!」连忙站起身,只见表弟他的小表弟已经直挺挺地向我致敬了。

  「对不起!对不起!」表弟连忙转身想找衣服,却发现四周只有女生的制服。
  「你还是把那女生制服穿上吧!」我向表弟说。而他也只好又把衣服给穿了回来,恢复了小公主表弟的样子。

  这时,我才去把阿琪给叫醒。过了半小时,阿琪才醒过来,还好表弟给阿琪下的药量不多。

  「阿琪呀!你醒了?」

  「是幼婷呀?」阿琪看著我,心里一副很奇怪的样子。「我怎么在社办睡著了呢?」

  「阿琪!我跟你说,我们都被志祥学长骗了。」我一边说著,一边把DV拿给阿琪看。「学长竟然想迷奸你呀!」

  原本睡眼惺忪的阿琪,在看到学长脱表弟衣服的那一幕时,激动地叫了出来。「啊……变态!」气冲冲地跳了起来。「学长在那里?我要让他生不如死!」
  「他就被我绑在门口。」我笑著说。

  於是我就拉著表弟,出了门口,绕过正在搥打学长的阿琪,便往学校门口走去。

  这几天不爽的心情,似乎因为这事件而烟消雪散,而正想回家时,表弟却说。「姊……刚喝了太多茶了,我想上厕所。」

  「那你就去上呀!懒人屎尿多……」我指著最近的厕所。

  表弟连忙跑进男公厕,而我在门口等著的时候,眼见远处几个几个打球的男生走了过来。

  我连忙跑进男公厕,把小便斗前的表弟给拉进马桶间。门才一关上,就听到男生们交谈的声音。

  「好险!幸好我及时通知你,要不然他们就会看到我这个表弟掀著裙子在小便了。」我在表弟耳朵小声的说。

  「姊……可是我还没尿呀!」表弟红著脸,一副忍不住的样子。

  「那,你就坐在马桶上尿吧!」

  表弟坐上了马桶,却怎么样也尿不出来。「姊……你在旁边,我怎么尿呀?」
  「好好……那我转过身去总成吧!你总不能要我现在出去被那群男生看到吧?」

  我转过身去没多久,便听到一阵「希哩希哩」的小便声。就在他尿到一半时,我就给它回过头来了。

  「啊……」表弟看到我转身过来,吓了一跳,但是这尿到一半,却怎么也停止不了。他连忙把腿给合起来,而这尿尿的声音还因为他喝了很多茶而持续著。
  我看著他紧张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偷偷的奸笑著。「你今天做得很好,我原谅你了。」我在他耳朵旁边小声的说。

  「所以呢,我要给你一个奖励。」说完,便往他嘴巴亲了下去。

  就这样,我趁他一边尿尿的时候,就给他强吻下去。哈哈哈……这真是有趣呀!我真坏。

  这时,我也把衣服整理整理好,便从包包里面拿出纸巾清理一下。然後又拿出他的男生制服,叫他换上。等感觉到外面没人时,就神不知鬼不觉的离开了公厕。

  「表……表姊……」正要出校门的时候,表弟突然叫我。

  「什么事?」

  「表姊……我……我会负责的。」表弟一脸正经的对我说。

  「白痴!」我对著他的头猛敲了一下。「我们是表姊弟,不能结婚的。你要负什么责呀!」

  「你这个笨小鬼!」我对著抱著头的表弟笑著。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