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之耻小俊的新妈妈   强暴强奸   
春之耻[乱伦+变态]

  15岁那一年,我从寄养之家转到这里。新妈妈叫雪子——40岁,两个女儿——美亚:21岁;京子:12岁。表面上,这个新家和以往的寄养家庭没什么不同,[ 又是一个普通的单亲家庭吧。] 我天真的这么想着……

  [ 这是你的房间,等一下京子会把你的换洗衣服拿去洗……把这里当自己的家喔,小俊。] 新妈妈笑着对我说。40岁的她,阔嘴厚唇,微胖的身材,大大的乳房和臀部紧绷着一件小得可怜的洋装。

  [ 我会的……妈……谢谢!] 过了15年的寄养生涯,我已学会孤儿的生存要诀——嘴甜、勤快、笑,还有最重要的——永远不要违抗大人们的话。

  我把房间收拾了一下,正想下楼看看有没有要我做的事。[ 希望不必像上一个家一样,每天做苦工。] 正打开房门,一个小女孩站在门口。

  [ 小俊哥哥吗?我是京子,妈叫我来拿你要洗的衣服……] 小女孩脸上有着怯生生的表情。

  [ 喔,不用了啦,只有几件内衣裤,我自己洗就可以了。] 我笑着说。
  [ 不行,妈妈交代的,我不洗的话会被她……] 说到这儿,女孩的脸上露出害怕的表情。

  [ 会怎样?不过就是衣服嘛,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 小俊哥哥,你别问了,把衣服拿给我吧,我还有好多事要做呢……] 耸耸肩,我指着床上:[ 都在那边,麻烦你了,京子妹妹。]

  [ 别客气……对了,妈妈说叫你帮她拿浴巾——她在浴室洗澡。] 京子递了条浴巾给我,匆匆忙忙的拿了衣服跑开了。

  (什么呀?紧张西西的……)我拿了浴巾,往楼下走。(气氛怪怪的……算了,反正听话就没错,这个家还得呆上一年呢,少管闲事。)

  我记得浴室是在后面,走下楼,看见有个20出头的女孩背对着我坐在客厅沙发上,手里点着烟,长长的指甲涂得鲜红,尖利得像是《半夜鬼上床》片中那个杀手戴的手套。

  [ 是美亚姐吗?你好,我是今天才搬到这里的小俊,以后要受美亚姐照顾了,请多多指教。] 我陪着笑脸,恭恭敬敬的说。

  沙发上的女孩没答话,只用那红红的手指对我勾了勾。

  (是叫我过去?摆架子呀?希望不会太难伺候。)心七上八下的想着,我走到她面前,只见美亚留着一头长发,画着浓妆的脸上戴着似笑非笑的表情。
  [ 喔,你就是小俊呀,呵……还真是俊……过来,帮姊姊抓抓肩膀,快酸死了。]

  [ 等一下好吗?美亚姐,妈妈叫我拿浴巾给她……] 我扬了扬手上的浴巾。
  [ 那老变态,才第一天就想……] 美亚不屑的笑着说:[ 小俊,你先过来,
让她等一下不会怎样的。]

  我那时年纪还小,也不懂她在说什么,只好傻笑着走过去……[ 美亚姐,是肩膀吗?我先帮你按摩一下好了,以前那个妈妈常夸我的按摩技术好呢!]
  [ 是吗?那床上的技术呢?呵呵呵……] 美亚笑得像发情的母鸡似的。
  [ 美亚姐,什么床上的技术呀?] 还未经人事的我一边按摩,一边问着。
  [ 不懂?算了,喔~~好舒服……再用力点……就是那里……再左边……对……] 做一个孤儿,只要有巴结家人的机会,我总是尽量把握,于是更加的卖力按摩……

  [ 姐,这样可以吗?]

  [ 嗯,很好,肩膀可以了,现在换脚吧,穿了一天的高跟鞋,脚趾头又酸又痛。] 美亚拉着我的手,有点粗暴的把我按到她的脚边:[ 帮我脱掉高跟鞋,好好按摩一下脚趾吧。] 虽然觉得不大对劲,但心想:(算了,反正她们叫我干()么就干()么,谁叫我寄人篱下呢,总比在外面挨饿受冻好吧?)想起那段流落街头等死的日(淫色淫www.wo688.COM)子,我摇摇头。我把美亚那双金色的高跟鞋脱了下来,仔细揉捏那涂着红色指甲油的脚趾头。

  (美亚姐好象很喜欢红色?嘴唇、手指和脚趾都是一个颜色。)我一边捏,一面想。

  [ 嗯~~嗯~~舒服……嗯~~好……] 美亚吸着烟,闭着眼睛哼着:[ 嗯~~
好,换左脚……喔~舒服……] 她冰凉的脚,皮肤也还算细嫩,不过大概是穿了一天的鞋子吧,有股微微的酸味。

  我一声不响的按摩着,忽然听到美亚轻轻的说:[ 小俊,用舌头舔!]
  [ 啊?姐,你说什么?] 我以为听错了,抬起头问:[ 姐?你……?]
  美亚把脚伸到我嘴边,瞪着眼睛说道:[ 聋啦?叫你舔!把脚指头快含到嘴里!]

  我一时不晓得该怎么办,只见美亚一耳光打来,[ 啪!] 的一声……
  [ 叫你舔就舔,怎么?不想吃饭了?!这个家的开销都是老娘赚来的,你不知道吗?]

  脸上火辣的疼,我吓得哭不出来,又听她说不给饭吃,连忙说道:[ 好……
  我舔……姐,你别生气……] 我把美亚的脚扶着,用舌尖舔着脚拇趾……
  [ 整个含进去!用力舔!] 美亚脸上泛着一抹红晕,性奋的叫着:[ 给我舔!

  每根脚指头都要……趾头缝也给我舔干()净!喔~~就是这样……呼……舔……] 吸着烟,一手抓住我头发,美亚似乎很喜欢这样……[ 香吗?姊姊的脚指头好吃吗?呵……用力舔呀……等下还有别的呢!] 我嘴里塞着泛酸味的脚趾,泪水和口水渐渐流下来。(天呀,她为什么要这样欺负我?她想干()嘛?)

  这时美亚拉着我的头发,打开大腿,我发现她没穿内裤,毛茸茸的小屄对着我的脸,淡红的肉缝正流着淫水——她早已湿透了。[ 来吧……吃姊姊的小屄…
  …又热又湿的屄……] 一股腥味冲上我的鼻子,美亚用力按着我的头,一边扭着屁股:[ 小俊……快吃呀……吃淫水呀……] 我整个脸被压在美亚的屄上面,
黏黏的淫水涂得我满脸都是,为了呼吸,我伸出舌头乖乖的舔,只希望她能快点放过我……

    [ 喔~~嗯嗯~~好,舔得好……嗯~~再舔……嗯……使劲吸……喔……
舔那阴蒂……嗯……往下舔……] 美亚摇晃着我的头,淫声浪语的叫着,就这样用屄奸我的脸将近10分钟。

  [ 嗯~~好……喔~~快泄出来了。小俊……舔快点呀!……] 她鲜红的指甲几乎快掐进我的头皮,我只能[ 唔唔……] 的喘着……

  就在这时,我忽然觉得有人在脱我的裤子……

  [ 哈哈……这小贱货,我说谁在客厅鬼叫呢,原来老娘还没享用,你这浪货就先干()上了!] 听这沙哑的声音,不就是我那新妈妈——雪子吗?(怎么?她也……?)

  雪子粗暴的扯下我的内裤,手用力的握住我的鸡巴……[ 呵呵……白白嫩嫩的……果然是原装货,小俊,你是处男吧?我花十万块从那老太婆手上买下你,可要好好的凌虐一下才划的来!] 只感觉到我的鸡巴一阵热热的刺痛——雪子用牙齿咬它!(妈妈在干()什么?小鸡鸡是尿尿用的呀,为什么用嘴咬?)在我幼小的心中只觉得她们都好奇怪……

  [ 哟……妈你也来了?你不是在洗澡吗?] [ 小贱货,我再不来小俊就被你
奸死了,我还玩个屁?唔……这鸡巴好香……好吃……啧啧……] 妈妈用嘴不停的套弄,吸允着我的鸡巴,口水从她嘴角流出来。她一手揉捏着阴囊,一手摸向我的屁眼。[ 喔呵呵……好可爱的小屁眼……] 妈妈先用手指揉,然后慢慢抠了进去……

  [ 哇……痛!] 我叫了起来。

  [ 小俊!谁叫你停的!快继续舔屄……妈!你别闹了!我正要爽出来呀!屁眼等一下再用假鸡巴干()嘛……急什么啦?!] 美亚歇斯底里的尖叫,一边把我的头更用力的按向她那骚屄,淫水溅了出来。

  [ 嗯……唔……鸡巴还不硬?老娘的屄好痒呀!] 本来我的鸡巴被妈妈含得蛮舒服,已经快硬了,可是屁眼被她手指头插了进去,痛得要命,哪还会硬呀?
  [ 嗯嗯~~喔~~我的屄……麻……麻……] 亚美尖叫着:[ 不行了……要
泄了……喔喔~~爽……痒……泄了!……] 亚美一阵抽搐,小屄涌出了一股又腥又浓的浪水,直射进我嘴里。

  我只好吞了下去,觉得有点恶心,本想可以起来了,哪知道亚美仍然按着我的头,小屄挺了上来:[ 呵呵……小俊,还有呢……吃姊姊的尿吧……] 我还没听清楚,亚美已经尿了出来,溅得我一嘴一脸都是。

  [ 唔……啧啧……亚美你又在尿尿了对吧?呵呵……小俊,好不好喝呀?]妈妈吃着鸡巴,手指干()着我的屁眼,还一边淫声说着:[ 好啦,亚美你爽过了,换妈妈爽吧,屄快痒死了……小俊,来舔妈妈的屄……亚美,你去把我买给你的假鸡巴戴上,干()小俊的屁眼给我看!]

  我擦着被泪水、淫水和尿汁弄糊的脸,开口求饶道:[ 妈……饶了我,我没做坏事呀,为什么要这样折磨我?]

  妈妈摔了我一耳光,骂道:[ 贱种!鬼叫什么?买你就是要用来爽的!不想死就乖乖的听话,快吃妈妈的屄,用力舔!自己把屁眼扒开,让你亚美姊姊干()!]

  只见亚美戴上了一根又黑又长的假鸡巴,邪淫的笑着道:[ 小俊,姊姊来疼你了,肏屁眼很爽喔!] 我舔着妈妈那肥肥的、流着腥臭骚水的老屄,无奈的扒开屁眼等着被肏,羞耻和害怕的感觉让我留下泪来。

  亚美吐了口水,用手抹在我屁眼上,然后一挺腰,假鸡巴就戳了进去,一种从没经受过的刺痛,肛门里一阵火辣……[ 哇哇……痛呀……姐,轻一点……痛死我了……呜呜……] 我大叫着。

  惨叫声似乎让这两个变态的女人更兴奋了——妈妈狠狠按住我的头,用屄猛磨猛顶;而亚美则用她那尖锐的红指甲疯狂的抓着我,像要撕裂般的在我背上、屁股上留下无数血痕,假鸡巴也一进一出的不停干()插我屁眼,嘴里尖叫着:[ 好爽……好过瘾……臭男人就是欠肏……妈妈,用你的屄肏烂小俊的脸!……我用鸡巴肏翻他的屁眼!我肏……肏……]

  妈妈也叫着:[ 嗯~~好美……痒死……爽死了……小屄好舒服……好刺激……嗯嗯~~快尿出来了……亚美!用手摸看看……小俊鸡巴硬了没?]

  亚美狠抓着我的鸡巴,指甲掐了下去,说道:[ 还没耶,妈妈,这贱男孩还不硬……看我掐烂它!……]

  妈妈连忙说道:[ 不能掐烂呀,老娘还没爽过呢,不行了,亚美……妈妈受不了了,叫京子来……叫你妹妹京子来……]

  [ 妈咪,我在这里,有事吗?] 京子站在楼梯边,眼睛睁的大大的看着我们,
也不晓得她已经在那儿看多久了。

  [ 京子!你这小浪货!还不快滚过来!] 亚美又用指甲狠掐了我鸡巴一下,笑着说道:[ 京子,快过来吹喇叭,把你小俊哥哥的鸡巴吹硬了,妈妈等着进补呢,喔呵呵呵呵……]

  京子乖巧的走过来,水汪汪的眼睛似乎有着一丝怜悯,她先假装在我耳边亲了亲,趁机悄悄说道:[ 小俊哥哥,要忍耐,过去就好了……] [ 死丫头!还亲
什么?!快把小俊的鸡巴吹硬,否则晚上有你受的!]

  妈妈凶狠的骂着,手还一边粗暴的捏弄着我的奶头。

  [ 是的,妈咪。] 京子蹲了下来,开始用她那带着玫瑰色的嘴唇含弄着我,小巧的舌尖不时舔一下龟头上的马眼……

  (京子的舔法和刚才妈妈的舔法不同耶,好温柔,好舒服……)或许是对京子有一种莫名的好感吧,我渐渐地忘了背上的抓伤和屁眼的疼痛,一边吸舔着妈妈的骚屄,鸡巴竟然开始有舒服麻痒的感觉,没有多久,便翘了起来,粗大的鸡巴把京子的小嘴涨得鼓鼓的。

  [ 硬了耶,妈!鸡巴翘起来了耶,京子这小浪货真有一套!] 亚美淫笑着,用两手一把抱起我来——这贱货好大的力气!然后她仰卧在客厅桌上,假鸡巴依然插在我屁眼里面,叫道:[ 妈!上马!……京子,过来舔我的屁眼!]
  只见妈妈猴急的跨到我们身上,[ 噗嗤!] 一声,我整根鸡巴就被妈妈那湿淋淋、黏答答的骚屄吞了进去。[ 哇……好粗……爽……嗯嗯……好鸡巴……戳得好舒服……喔……喔……] 妈妈在上面淫声浪叫,偶尔还把从屄里溢出来的白色淫水用手指捞一把,硬塞到我嘴里叫我舔;不然就是一边套弄着鸡巴,一边用指甲掐刺我奶头,等我张嘴哀叫时,把口水吐到我嘴里,叫我吃下去。

  而美亚则一面继续干()着我屁眼,一面浪叫着:[ 京子!舔我和小俊的屁眼呀!对……就是那里……嗯……对……吸……舔……喔喔~~用舌头干()我屁眼呀……京子!屄!屄也要用手插!用三根手指头……喔喔~~]

  我只能四脚朝天的任这两个变态女发泄她们的兽性,幸好我知道京子正握着我的手。(好小的手,惹人怜爱。)而她也会舔几下我被干()肿的屁眼,让我减轻了一点痛苦……(还有一点爽?否则鸡巴怎还是硬的呢?)

  就这样被奸了20分左右,妈妈叫了起来:[ 啊……呀……要出来了……小屄要泄了……] 妈妈淫浪的叫着,指甲刺破我的皮肤,嘴唇凑过来狂吻我,一条黏腻的舌头硬塞进我嘴里,口水不断的流出来。

  这时只感到妈妈的屄里收缩了几下,一股热流淋上我的龟头,然后就像一头死母猪瘫在我身上了。我这才发现,她还真重!

  亚美也在下面叫着:[ 不行了……泄两次了……好酸……妈……快下来……压死我啦!……] 就这样把我们推倒在地上。

  [ 呼……喔呵呵呵……过瘾!小俊,今天先到此为止了……京子,等会儿把这里收拾一下,我在房间,吃饭时再叫我。] 亚美说完,在我屁眼上吐了口唾沫,[ 哈哈……] 扭着屁股上楼了……

  我艰辛的爬了起来,脸上都是亚美的淫水和妈妈的口水,身体像刚被轮暴过,到处是亚美用指甲抓裂的血痕,屁眼又红又肿,加上那一口唾沫,红红白白的狼狈不堪。

  京子过来牵着我的手说道:[ 小俊哥哥,你还好吧?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好吗?
  ] 我心有余悸的看着躺在地上的妈妈,京子又说道:[ 别管她,妈妈会睡上一两个小时才会醒的。] 说完便拉着我的手上楼了。

  进了房间,我轻声问道:[ 京子,妈妈和姊姊为什么要这样呢?]

  京子进浴室默默地放了洗澡水,并帮我把已被扯得稀烂的衣裤脱下,说道:[ 别多问了,谁叫我们是没人要的孤儿呢,快洗澡休息吧,等吃晚饭时候到了,她们又会要……哎!……]

  [ 你说什么!她们还要……!?] 我吓得大叫起来。

  [ 可怜的小俊哥哥,来吧,先洗澡,别想那么多……习惯就好了。] 我心不在焉的被京子扶进浴室,心想:(晚餐时还要受怎样的折磨呀……哎,看来这个家只有京子最正常了。)

  正在担心时,听见京子问道:[ 哥,你鸡巴软了耶,想不想尿尿?] 我一脸茫然……

  [ 哥,要不要尿尿啦?嘻……没力气了吗?我帮你尿好了。] 我看着笑得像天使般纯洁的京子,不知该如何是好,我还真有尿意了,可是……

  [ 帮我尿?!] 12岁的她点点头,蹲了下来,左手小指沾了点口水轻刺着我的屁眼,右手拈起我的小鸡鸡一口含住,就这样[ 嘶嘶] 的用力吸了起来,一双无邪的眼睛眨呀眨,支唔的说:[ ……哥……尿呀……]

  我屁眼一紧,[ 天呀!] 带着哭腔,[ 哇……!] 的嘶吼,尿水直泄!
  小京子带着笑意看着我,[ 咕噜……咕噜] 的喝下去,尿水溢出她的嘴角,顺着脖子,慢慢流到她的胸前,浸湿了她的T恤。

  看着那对儿若隐若现的小乳房……这里是天堂?还是地狱?

  (喔呵呵呵……)我从梦中惊醒,(那笑声……?)看看墙上的钟:[ 八点了呀!] 该起来了,京子说过家里都是这时候吃晚饭的,可别误了时间……
  (妈妈和美亚姐还会再……?)想起白天的遭遇,身上和屁眼的伤又隐隐作痛。(怎么办?又不能逃走,就算逃的掉,也会饿死在街头的……)

  从小就尝遍世间冷暖的我,是不会天真到以为外面的世界有像童话般……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幸福快乐的日(淫色淫www.wo688.COM)子……

  (哈哈……算了,京子不是说过了吗?习惯就好了。是啦,习惯就好,就当是以前刚学劈柴,扛石头般……当是做苦工,习惯就好!)我摇摇头,把京子替我预备的衣服换上。(京子这丫头其实对我蛮好的,只是……哎,也是有点怪怪的……不管了,大概她年纪小,不懂事吧。)

  换好衣服,把脏内裤丢到洗衣篮里。(上面还有血迹呢……亚美姊姊真的好狠……)对着镜子梳梳头,我准备下楼去面对那顿未知的[ 晚餐].

  [ 哥……你起来了呀,我正想上楼叫你呢!] 京子穿着厨房用的围裙,站在饭厅门口,一双大眼睛眨呀眨的……

  (仔细看,京子长得还真是讨人喜欢,就是身体太单薄了点。)……[ 我也是才刚醒……京子妹妹,你在忙什么呀?穿成这样?] 我笑着问。

  [ 在准备晚餐嘛……妈妈说晚上要替你接风,叫我多弄几道菜……连二姨妈和隔壁的志村太太,还有美亚姐的同学婷娜也来了耶。]

  不知道为什么,我打了个冷战,心中有股不详的预感……[ 喔,知道了……那我先进饭厅……京子,你一起来吗?]

  好象希望这个12岁的女孩能给我一些安全感,我用近乎祈求的眼神看着她:[ 一起来吗?京子妹妹?]

  [ 不行啦……哥……我还有菜没做好呢……你先进去……自己小心喔~~]京子似乎也有点担心我,眼睛又眨了眨,灯光下微微的有些反光——是泪水吗?
  进了饭厅,我发现……我又一脚踏入淫虐地狱了——[ 喔呵呵呵……] 恐怖的笑声传来。(是美亚姊姊的笑声?!)

  [ 小俊醒了呀!快过来……哈哈哈……志村太太,你别看他年纪小,鸡巴可大着呢……] 淫荡又下流的口气,是妈妈的声音。

  饭厅里交杂着菜香、脂粉、汗酸、酒臭、烟味……这时忽然身旁有人叫了我一声:[ 小俊……]

  [ 喔,谁?……呀!哇!] 一付粗大的狗项圈紧紧的套住了我的脖子,项圈上的铁链扯得笔直……我一下子被拖倒在地。

  [ 喔呵呵呵……小俊弟弟,我的乖狗狗,过来姊姊这边吧……]

  我跪在地上抬头一看,鲜红的唇膏、鲜红的手指甲,[ 美……美亚姊姊……] 我呻吟了一声。

  美亚穿着一件露出豪乳的紧身红色皮衣,脚上套着三寸高的红色马靴,左手扯着我脖子上的铁链,而右手……

  [ 我的妈呀!……] 我尖叫着——那是我所见过最奇怪的一个人了!我甚至不敢断定那是男人还是女人——美亚的右手正在套弄着一根足有七寸长的鸡巴!
  而这根大肉棒的主人竟拥有38寸的大奶子?再加上纤细的腰,浑圆的臀,还有那头火红长发,妖艳性感的脸庞……(这就是传说中的人妖吗?……这已经不只是妖……简直是到了魔的境界!)我瞪大眼睛,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 喔呵呵呵……我亲爱的婷娜,小俊弟弟好象对你很有兴趣耶……]
  [ 噢?是吗?……] 那个叫婷娜的人妖轻浮的笑着说:[ 那就叫他先来舔舔
我的肉棒吧……我会让他知道什么才叫欲死欲仙……] 她低沉的声音让我像着魔似的爬过去……

  [ 舔呀?] 亚美姊姊笑着说:[ 小俊,舔呀,等一下叫婷娜用这根鸡巴干()你
的小屁眼,那滋味和姊姊的假鸡巴可不一样喔!喔呵呵呵……] 亚美嘴里说着,一边把我拉近。

  [ 亚美!你这骚货没看到这儿有长辈吗?!你眼里还有我这妈妈吗!……]雪子妈妈尖叫着。

  [ 操(淫色淫色wo688.com)!这些老贱货!……] 亚美嘴里嘟囔着三字经,用力一扯铁链,再用高跟鞋踹了我一脚:[ 滚过去吧……贱种!……待会儿再收拾你!] 我连滚带爬的摔到雪子妈妈的脚边,这时有只涂着桃红色寇丹的手伸过来抬起我的下巴:[ 嗯~~
长的真好看……] 我还没看清楚是谁,一张有着浓浓酒味嘴已经强吻了过来。
  [ 唔……啧啧……] 黏腻的舌头拼命的塞进我嘴里……我挣扎着想站起来,可是发现手脚已被另两个女人抓住了……(是谁呀?……)我睁大眼睛一看——强吻我的是一个年纪在40上下的女人,烫着卷发,画着蓝色的眼影,油亮的桃红色唇膏,脸上的神韵跟雪子妈妈有几分相似……(是二姨妈吧?……)她一边吻着,一边解开自己上衣的扣子,只见两颗木瓜般的奶子蹦了出来。

  [ 来……小俊……二姨妈喂奶给你吃……来呀……] 二姨妈淫贱的说着疯言疯语。

  [ 唔……呜呜……不……要……] 我被那肥奶子塞得快窒息了。

  [ 吃嘛……乖……快吃……看!姨妈把奶水挤出来了……快吸……快吸……
  ] 二姨妈那黑黑的奶头竟然真的挤出了白白的奶汁!她硬把奶汁涂在我嘴上……

  我把头别开……

  [ 肏!贱种!你敢反抗!] 一条皮鞭狠抽在我背上![ 啪!]

    [ 哇呀!] 我痛得惨叫起来。

  [ 给我趴在地上!……干()!狗要有狗的样子……] 皮鞭像雨点般落在我身上。

  我哭叫着闪躲着……

  [ 你忘了我是谁吗?!……我是你妈妈呀……你是我养的狗!……敢不听话!]

  雪子妈妈扯紧我脖子上的铁链,用皮鞭不停的抽打。

  我看她穿着黑色皮奶罩和三角裤,满身酒气,脸上的浓妆泛着凶狠的油光。
  [ 妈……别打了……我不敢了……小俊听话……呜呜……] 我哭着求饶,乖乖的像只狗跪在地上。长这么大还没像今天这样被毒打过,我真是吓呆了。
  [ 呦……好了啦……雪子……别打了……小俊乖……来,二姨妈看看……]二姨妈晃动着那两颗肥奶子,蹲在我面前道:[ 哎哟……你看……打得全身是伤……二姨妈心疼耶……]

  [ 还不去舔二姨妈的奶!?想我再抽你几鞭子吗!] 我听了连忙一口含住二姨妈的肥奶,[ 啧啧啧……] 的吸舔起来。

  [ 喔~~好棒呀……嗯嗯~~乖小俊……用力吸……把奶吸出来……用力……用力……嗯嗯~~用牙齿咬……再用力点!……] 刚开始我觉得吸到了白白带有腥味的奶汁,可是她一直叫我用力……(天!……咸咸的……)我一看——妈呀!——咬破了!血流得整个肥奶都是……

  姨妈却仍浪叫着:[ 好……美……舒服……咬烂它……咬烂这骚奶子……让它流血……越流越爽……嗯嗯~~]

    [ 我说雪子呀……你这个姊妹有当M的本钱喔~~你看她都流血了还爽成那
样……]

    [ 是呀!呵呵……她就是喜欢人家咬她奶子……上次她被两个黑人轮奸,奶
子都咬烂发炎了,她还爽到尿裤子兼脱粪呢……你说贱不贱……呵呵……]
    雪子妈妈和她身边的妇人一面看二姨妈表演春宫,一面叽叽呱呱的讲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话。

  (那妇人大概就是京子说的那个什么志村太太吧?)

  [ 雪子呀,我看得下面都湿透了……我想……嘿嘿……] 志村太太淫笑着对妈妈说:[ 叫你那宝贝儿子也让我爽一下吧……?]

  雪子妈妈往志村太太的屄上摸了一把,笑着道:[ 真的耶!都糊成一团了……好吧,你想怎么玩?]

  [ 呵呵……叫你儿子来吸舔我的屁眼,最近屁眼总是痒得要命……顺便麻烦雪子你用手来掏掏我的浪屄吧!]

  [ 好!好久没看你表演了……我说妹子耶……]

  妈妈拉了拉姨妈说道:[ 我说妹子呀……换换口味……搞你小俊侄子的肉棒吧……志村太太的屁眼痒了,让小俊帮她煞煞痒……]

  [ 好呀!……] 姨妈二话不说,马上钻到我跨下,拉出小鸡鸡就舔:[ 嗯~~
好鸡巴……好味道……啧啧……年轻就是不一样……吃起来比我家老头子的烂鸡巴香多了……啧啧……]

  雪子妈妈粗暴的抓着我的头发,骂道:[ 贱种!还不叫人!]

  我擦抹一下嘴上的奶汁和血水,轻轻叫着:[ 志村太太,你好……]
  [ 哎哟……都叫老了……叫我香津子阿姨吧……]

  [ 啪!] ——妈妈又给了我一耳光:[ 快叫!]

  我心里咒骂着,脸上却不敢不挂着笑容:[ 香姨……]

  [ 乖……!] 香津子浪笑着,只见她约35岁左右,头发梳成一般上流社会有钱太太们最爱梳的那种发型,画着弯弯的柳叶眉,一对凤眼水汪汪的摄人魂魄,小巧的樱唇,修长而略嫌瘦弱的身材……谁想得到这样气质高贵的妇人竟是个大变态!

  她脱个精光跪趴在我面前,屁股高高翘起正对着我……[ 来呀……小俊……快……香姨有香喷喷的东西给你吃喔~~] 香津子摆动屁股浪叫着,粉红色肉缝正泌出透明略带白色的淫水,而菊花瓣似的屁眼泛着紫红色……

  (天呀……!她的屁眼会一开一合的呼吸呢……!)

  妈妈用力把我的头按向香姨的屁眼叫道:[ 用力吸你香姨的屁眼!要是偷懒的话……哼!老娘就阉了你……然后卖到乡下去做肛奴!] 我一听哪还敢怠慢,抱着香津子的屁股,也不管是香是臭了,没命的狂吸起来……

  [ 哎……哎……小俊……你吸得香姨好浪……好爽呀……嗯~~用力……嗯~~
就是那朵花心!……嗯~~好……美……] 香津子越叫越大声……

  而雪子妈妈这时候也没闲着,她在手上倒了些油膏,抹了抹,然后整只手通进了香津子的小屄,[ 噗叱……噗叱……] 的挖弄着屄里的淫水。只见没多久,妈妈手上已积了一大陀白稠黏腻的淫汁了……

  (那么瘦小的屄挖进去不会裂开吗?)我替香姨担着心,而香姨却随着雪子妈妈的挖弄渐渐疯狂尖叫起来:[ 啊……啊……我会死……我要死了……雪子……把我的屄挖破……挖烂吧……小俊……再用力吸……用力……把肠子吸出来呀!……弄死我吧……]

  在我跨下吹喇叭的二姨妈,似乎也受到这些变态的淫邪叫声引响,渐渐错乱起来……她一手玩弄着自己的老屄,一手紧捏着染满鲜血的奶头……而本来含着鸡巴的嘴却变成用咬的……

  [ 痛……呜……呜……姨妈,痛呀……呜……唔……喔~~痛……] 想叫二姨妈松口,可是雪子妈妈按着我头不放,香姨的屁眼又猛奸着我的嘴,让我根本叫不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鸡巴由痛变麻,越缩越小。二姨妈发现鸡巴变小,竟然开始嚼了起来!(我死定了……小鸡鸡嚼烂了,以后用什么东西尿尿呢?二姨妈你这老变态害死我了!)

  就在我担心小鸡鸡的时候,香姨大叫:[ 哇……哇……我……要……泄……泄……出……来……了!……]

  [ 哗] 的一声,我嘴里吸出了香姨的粪水,地上也泄了一大片黄黄白白,分不清是淫水还是尿液的东西……

  [ 哇……恶……恶……] 肮脏恶心到极点的感觉冲进胃里,我要吐出来了……

  [ 小俊!香姨爱你!] 香津子尖叫着把我扑倒在地,像要吞下我般的狂吻……伴随着鸡巴从二姨妈嘴里硬扯出来的剧痛,我终于晕死过去……

                [完]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