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桂英受辱   另类笑话   
本帖最后由 cjlcmh 于  编辑 

  话说北宋时代,仁宗皇帝重用奸臣潘仁美,此时辽兵犯境,杨继业率领杨家将奋起抗敌,被潘仁美暗施毒计,在金沙滩虽杀死了辽国天庆王,进犯辽兵得以遏止。也害得杨家自老令公杨继业及儿子七郎八虎在金沙滩一役中死的死、俘的俘、出家的出家。 

  仅存六郎杨延昭与七郎杨延嗣和令公被困两狼山。六郎七郎浴血奋战冲出重围,去搬救兵,但元帅潘仁美却因杨七郎比武打死潘豹,不但不发救兵,反而公报私仇射杀了杨七郎,杨老令公不愿降敌,撞死在李陵碑下,从此,潘杨两家结下了世仇。 

  转眼五年过去了,辽宋两家战战停停,均仗杨家求得小安。忽一日(淫色淫www.wo688.COM),探子来报,肖太后又派其弟肖天佐为元帅,率领二十万辽军挺进中原,来报夫仇,已到了娘子关下。宋仁宗得知,顿时就慌了手脚,没了主意。他的爱妃是潘仁美的女儿,就极力怂恿仁宗让自己父亲挂帅,妄图借此掌握兵权。 

  然八贤王、佘太君、呼延赞等极力反对,称有杨门女将愿意效力于朝廷,抵抗辽兵,穆桂英文韬武略不输须眉,挂帅抗辽尽可。可仁宗虽不愿意得罪爱妃,但又对潘仁美挂帅有些放心不下,于是就便派穆桂英为招讨先锋,八姐杨玉琳为参军使兼军政司,杨门女将悉数协助潘仁美,统帅宋兵三十万,去敌御辽兵。 

  这年,杨玉琳刚刚二十五岁,穆桂英年方二十一岁,都是已嫁少妇。生得风姿绰约,细腰丰臀,端装秀丽!临行前,佘太君一再的叮嘱:“潘仁美因潘豹之死对杨家痛恨不已,你等千万要小心他公报私仇。”八姐、桂英表面记下了,但是心里却暗道:“我等岂会怕了这个老匹夫!” 

  次日(淫色淫www.wo688.COM),大军要从汴京京城城郊出发,照例按时早点卯,潘仁美心里想:“ 穆桂英啊!穆桂英,我一定要让你先知道知道我的手段厉害。”心中打定了主意,暗中使传令小校跟别的将领说好的点卯时间比对穆桂英说的要早一个时辰。不料,穆桂英果然中了奸计, 到大帐时迟了一个时辰。 

  潘仁美脸色铁青, 大怒道: “好个大胆的穆桂英, 你身为先锋官, 大军尚未出发, 为何如此不守军规?分明是依仗军功藐视本帅!” 穆桂英辩解道:“ 传令小校所通告时间就是如此,何来违背军规?” 潘仁美传上那小校询问,小校则一口咬定,所传时间无误。穆桂英知道落入了潘仁美的圈套,默然无语。 

  “按律当斩,考虑大敌当前,暂且宽容于你,死罪免了,活罪难逃,我若不给予你重重的责罚, 军纪何在? 来人那, 与我把先锋穆桂英拉下去重打四十军棍! 军政司给我好生的监刑。”潘仁美下令道。 

  由于桂英是御封的凌波郡主、正三品女将,依大宋的军律,女将受罚当在后刑帐内去衣,由健妇行刑。杨玉琳深知是老贼做鬼,为桂英私下不平,但心想,有自己监刑,不辩也罢。当下到了后刑帐,便暗示桂英暂且忍着,又叫过兰剑、梅剑两个自己的贴身女兵,暗中吩咐了一番。她二人让桂英伏到刑凳上,也未去衣,便抡起军棍,照桂英的娇臀打下,看似声音很大,实则并无大碍。 

  打完了四十军棍,潘仁美忽率众将径自来到了后帐,见杖刑已毕,即令两名健妇将桂英带到另帐去验伤。原来,潘仁美之所以令八姐监刑,原本就是放线钓鱼之计。后帐监刑的另一位军政司女副使赵思思,乃是其姘头,早已将刚才行刑情形密报给了潘仁美。 

  验伤的两名健妇少顷来报:“穆将军双臀微红,杖伤极轻。”潘仁美听罢大怒,当即下令人将掌刑的女兵先各打五十荆条。杨玉琳自知理亏,也不敢拦阻,只得眼睁睁地看着众军士把兰剑、梅剑当场扒去了战裙,下衣,按在刑凳上,露出雪臀。两个彪形大汉,取下荆条,一五一十狠狠地打了起来。可怜两位姑娘都是出身好人家的黄花大闺女,虽练过一些武艺,但毕竟是女儿家,细皮嫩肉何曾受过如此酷刑,只疼得是哀嚎惨旦。 

  少顷,五十荆条打完,两个姑娘的双臀俱是青肿紫烂,血流不止,由军校架了出去。这时,潘仁美冷笑道:“ 杨玉琳,本帅仅五十荆条就将这两个贱婢打成这样,你是如何监刑的?” 

  杨玉琳道:“大帅,你的五十荆条是健卒掌刑,男女力道相差极大,桂英的伤情自然也轻。” 

  潘仁美一时语塞,这时军政司副使赵思思急忙上前,一番耳语后,潘仁美又捻须奸笑道:“杨玉琳,你奉命监刑,为何只去了穆桂英铠甲,未除小衣,分明是一家人而有意徇私!依大宋军律,该去衣者未去,监刑官该当何罪啊?赵副使!” 

  赵思思得意道:“ 回大帅,监刑官舞弊,该当去衣,鞭臀三十。” 

  杨玉琳没想到赵思思竟然也精通军律,无奈自己身为军政司正使,又不能不遵军律,只得红着脸,掀起战裙伏身在刑凳上侯打。 

  “不,潘元帅,都是我的过错,你不能打八姑姑……” 桂英不愿杨玉琳代己受过,当下跪求道。 

  “大胆,本帅是依律行刑,尚未问你逃逸刑罚之罪,还敢多嘴!”潘仁美怒道,“来人哪!给我掌嘴” 

  当下,便有健卒一拥而上,将穆桂英按在另一张刑凳上,过来一个赵思思的女亲兵,扯下她的裙裤,抡着比男兵还粗的胳膊,照着穆桂英光裸的屁股,“啪!啪!啪!啪!……” 一连掴了十来下。穆桂英怎么也没想到这掌嘴竟成掴打PG,这明明是潘仁美有意侮辱于她,羞痛之下,岂敢再言。 

  这边,赵思思亲自动手,把杨玉琳的裙下之裤扒至膝下,又命人在她腹下垫一绣枕,使屁股高高撅起,然后亲自执鞭,狠狠地抽落在少妇那雪白肥嫩的屁股上,可怜八姐只觉得整个屁股如同被毒蛇撕咬了一般,疼得她连声呻吟。 

  鞭完三十之后,潘仁美又道:“杨玉琳,你该从实招来是如何营私舞弊的吧?” 

  杨八姐理亏,低声道:“末将确有曲款之嫌。” 

  “杨玉琳,你身为军政司正使,徇私枉法,该当何罪呀?” 

  一旁的赵思思急上前道:“ 穆桂英避刑,依律该加倍处罚,当重责八十军棍;杨玉琳身为军政司正使,行杖徇私,较穆桂英罪加一等,当处以裸臀重杖一百;另外,穆桂英受刑本该去衣,却因杨玉琳徇私未去,依照大宋律二人受罚应一律在校场当众裸决。” 

  听说要在军前将自己和八姑姑去衣棍责,穆桂英不禁吸了口凉气,心里有些胆怯。 

  潘仁美得意道:“好!好!好!不过,本帅念你杨家乃一门忠烈,穆桂英、杨八姐又是御封的郡主,这名门闺秀当众裸臀受杖,未免有些不雅;今日(淫色淫www.wo688.COM)我网开一面,你二人便在这大帐之中受刑吧,但为防徇私舞弊,本帅当和众将当在此亲自监刑。众将以为如何啊?” 

  那帐中众将多是潘仁美的心腹,杨家诸将此时又一律不得进入刑帐内,余下几个虽非亲信的,但一听说要将两个美女裸臀杖责,岂有不爱看的,于是众口一词,道:“元帅所判极公!” 

  当下,唤了几个帐下行刑键卒上得前来,分别将桂英和杨玉林按在刑凳上,捆住手脚,腰肢。轮起军棍,狠狠地责打起两位女将军的光臀。只见那七尺长的红漆大棍带着呼呼风声,沉重地落到她们细嫩白净的屁股之上,发出清脆的噼啪响声,每挨一下,姑娘们身体便抖动一下,头向上昂起。嫩臀白晰的皮肤上立时隆起一条很高的青紫色肿痕。 刚打完五十军棍,两位女将已是又羞又痛,急火攻心,先后昏死过去,潘仁美令人将其用水喷醒。冰冷的水向桂英和若彤头上泼去,二女被激缓缓苏醒,“啊呀!痛杀我也!”,她们只感到双臀上如同火烧、撕裂般疼痛。 

  潘仁美心里想着“穆桂英啊,穆桂英,我让你先尝尝我的手段,以后再消遣于你!”于是,逐大声喝道,“给我继续狠狠地打”。 

  换上了新的行刑健卒,军棍又飞向二位女将已伤痕累累的屁股,丰满的屁股被打得是凹进凸出,臀波滚滚,穆桂英和杨玉琳咬紧银牙,断然不肯向老贼求饶,待行刑健卒军棍如数打完,二女的屁股已是杖痕遍布,或青或紫,皮破血流,红肿甚至扩散到了大腿之上。潘仁美又令人将桂英和杨玉林绑在辕门前示众,要军中众人谨记教训。 

评论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