嘎子屯的故事   另类笑话   
姥姥口述[ 南京大屠杀64周年祭]. 

  唉,你看看吧,地根走起路来就像地不平似地东摇西晃,个头又不太高,身板瘦得前腔贴后腔的还得背着个大麻袋,多吃力啊,可真够她呛的啊,人若到了这个份上,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呢! 

  “哎哟,姥姥,怎么,这么大清早就出来散步啦?好哇,早晨的空气清新,多作作深呼吸有身体很有益处。哥们,我的朋友,姥姥可是俺们嘎子屯里的寿星啊,你看她那双小脚,啊,现在你还能见到几个小脚老太太啊。俺们嘎子屯的人谁也没有姥姥的年龄高,谁也活不过她,她儿子辈的、侄子辈的人有不少人都先她而去,而姥姥至今依然健康快乐地生活着,能走能撂,能够自己料理自己的生活,连衣服都不用儿媳妇给洗,一抹自己来。 

  可是,俺们的寿星姥姥从来不肯把自己的真实年龄告诉我们,无论谁问她:姥姥,您今年多大岁数啦?姥姥一边吸着大旱烟一边不假思索地回答道:九十。十多年前人家问她,她就说是九十,十多年后的今天你再问她,她还回答是九十,嗨嗨,岁月在无情地流逝,而姥姥的年龄却永远定格在九十岁上。” 

  嗨,傻孩子,不瞒你说,我早就活过一百岁啦,可是,说那么多有啥用性啊! 

  千年王八万年龟,我怎么好意思告诉人家我已经活过一百岁了,那岂不成了活王八吗!算啦,算啦,自己知道多少岁,心里有个谱就算啦。 

  你别看我是小脚老太太,走起路来颤颤微微、弱不禁风的,嘿,我年青那咱可不是只知道守着自家一亩三分地的老实农民,我跟随着老爹走南闯北做买卖,到过许多大城市。在奉天,我的老爹结识了一位为张大帅效力的下级军官,他们谈得很投机,老爹一高兴,再加上酒喝得多了点,便在酒桌之上答应把我嫁个那下级军官。 

  我的军官丈夫人挺不错的,我们着实恩恩爱爱地过了一段令我终生难忘的幸福生活,并且生下一男一女两个孩子。可是我的军官丈夫在一次战斗中不幸被流弹击中后脑登时毙命,张大帅可真是个讲究人,他给我一笔丰厚的抚恤金,我靠着这些钱拉扯着两个孩子在奉天城里过活。 

  但是,挨千刀的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鬼子炸死了我们的张大帅,这还不算,还蛮不讲理地派兵将少帅撵出了奉天城,那个兵荒马乱的年月啊,成天枪啊、炮啊的,没有一天安生日(淫色淫www.wo688.COM)子,为了躲避战火,我领着两个孩子逃出了奉天城一路向北,可是无论走到哪里,处到都是一片战火硝烟,老百姓生灵涂炭、流离失所。我觉得偏远的农村应该是世外桃源吧,于是历经辗转命中注定般地流落到了隐藏在黑土地深腹之处的嘎子屯。 

  我用张大帅发放的抚恤金在嘎子屯靠近公路的地方置办了一块土地然后建起一排土坯房开起了大车店,为过往的车老板们提供住处、饭食、酒菜等等,虽然赚不到什么大钱,但养活两个儿女一点也没有问题,为了孩子活得幸福自在,尽管媒人不断上门说亲,我说死也不肯改嫁,从三十几岁便开始守寡,这一守就守到了一百多岁。 

  这些个挨千刀的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你跑到哪就他就撵到哪,反正不能让你消消停停地过日(淫色淫www.wo688.COM)子就算啦,我到嘎子屯没一年的光景,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鬼子也大摇大摆地晃当过来啦。 

  腰间挎着寒光闪闪大战刀的鬼子军官趾高气扬地站在嘎子屯的场院上叽哩咕噜地乱喊一通,经翻译再这么一解释,好家伙,这个税、那个费的来了一大堆,听得人直迷糊,末了还要乡亲们出什么荷,嗨,挨千刀的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要钱要物你就明说好啦,何必绞尽脑汁、挖空心思地搞出这多么个名堂来呢? 

  可怜的穷苦乡亲缴完这些税啊、费啊,再出完荷,一年的收成基本上差不多都荷出去啦。这应该算完事了吧,干()了一年,院子里空空如也,屋子里四壁光光,就剩下点干()巴土豆用以果腹充饥度命啦。不行,挨千刀的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又想出一条搜刮乡亲们的馊主意,老乡们每年除了缴纳各种名目繁多的税、费,出荷,还要另外再缴一笔为数不菲的费用,我们问这是啥税啊、啥费啊。 

  挨千刀的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眼珠子一瞪,说这笔钱是替蒙古王爷收的,说我们这些中国人侵占了蒙古王爷的土地,我们耕种了蒙古王爷这片土地就得向蒙古王爷缴纳税费。孩子啊,你们说说吧,这都是些什么玩意啊,嗯!蒙古王爷好几百年以前就不知死到什么地方去啦,当地的老百姓种了几辈子的地从来没有听说过还要向什么蒙古王爷缴费的可笑的、可恶的事,挨千刀的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花花肠子真是太多啦,想着法子盘剥咱们中国人啊。 

  税也如数地缴啦、费也缴齐啦,荷也出完啦,那个压根就没有影的蒙古王爷的土地税咱们也很不情愿地上缴啦,这回该让我们消消停停地过过清贫日(淫色淫www.wo688.COM)子了吧。 

  不行,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不把你中国人逼死他吃饭不香、睡觉不甜。就在第二年的春上,我的天啊,突然之间呼呼拉拉地从远方的地平线上冒出一大群凶神恶煞、个头矮小、上身长下身短、不管男人女人差不多都是单眼皮、大饼子脸的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人。 

  他们身背肩扛、大包小裹地涌进这片一望无际、肥得流油的大平原,就在嘎子屯的附近我们原先放牛溜马赶羊的大甸子上建起了住房,又放火烧荒开垦起庄稼地来,后来听说他们是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派来的什么什么满蒙拓殖团,这不明摆着是来跟咱们中国人争土地吗? 

  这帮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要多坏有多坏,他们的村子不准中国人进去,进去就是一阵不分头脸的乱棍将你打得满脑袋是包,连滚带爬地给撵出来。我们的猪、鸡、鸭等只要一溜进他们的村子保准一个也不能活着回来,统统逮住拿下成为他们圈里的畜禽。 

  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心眼太不好使、太咕咚,人坏大劲啦保准没有好下场,没过多少年,老毛子气势汹汹地杀奔而来,我当姑娘那咱就见到过老毛子,那时候他们是骑着高头大马拉着火炮杀进俺们中国来的,可是这回已经是今非昔比啦,新来的老毛子开着怪物般的坦克车、没有头尾的大卡车拽着又粗又长的大火炮从嘎子屯边缘的公路上足足轰轰隆隆地过了一天。平时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小日(淫色淫www.wo688.COM)本军队早就没有了踪影,只剩下那些开荒种地的什么拓殖团家属们惶惶不可终日(淫色淫www.wo688.COM)。 

  临近傍晚的时候,一队老毛子兵闯进我家开的大车店做短暂的休息,几间大屋子很快便塞满了大叫驴般的、浑身上下毛茸茸的、散发着呛人腥骚气味的怪物们,我领着两个孩子还有几个雇工给他们烧火煮饭,我在灶房里忙得晕头转向,灶房里雾气弥漫。 

  “啊——,啊——,啊——,” 

评论加载中..